2013年1月1日

记梦:

这个梦是从一幢高层写字楼开始的。我的爱人在那里工作,假日里我会去帮忙,我是只妖,存在于那个空间对他们的能力提升都有帮助,但渐渐让他们疑惑了。于是那天我依旧去了那间满是阳光的写字楼,但发现除了我爱人其余人都不见了。他说:你走吧,从这窗子里跳下去,只要你不死,我还认你。

我毫不犹豫的跳了。高空坠落的景色不断变幻,我想脚踏浮云却发现自己失去了法力。失重的感觉让我害怕,我开始尖叫,我知道定是有人封了我的法力。在接近地面的时候,我的身体稍稍恢复了一点力气,轻轻的踩了一下空气缓了缓下冲的力道。在我失去意识前,我看到了那高楼里爱人愧疚的神情。

于是等我醒来的时候,我就在一间巴士车房里。这个男人是赏金猎人,每天过着刀口舔血的日子。他不说话,我也不会说话,我就每天趴在窗户上等他回家。有一次他回来时神色慌张,给我一张纸条叫我去投奔一户人家,我被他推搡着出了屋子,他吼着「快走!」这是他对我说的第一句话,说完,屋子炸了。

我被冲天的火光激醒了法力,神识也回到了身体。我照着猎人给的地址来到了一个别院,那儿刚好在招收女仆,我稍使法力就被录用了。这里的主人是个少年,每天对着一个巨大的屏幕监视各大星系。我做着女仆的打扫工作,思索着猎人让我来这里的意图。果然,在某一个半夜我探索别院时,被少年逮住了。

少年主人指着他每天对着的宇宙显示屏说道:"你去一个学校,那里有一样我很需要的东西,你把他取来,我就告诉你你想知道的事。"他双指一点,一丝意念进了我的脑海,"等你遇见,自然会知道那就是我要的东西。"说完,他回到了往常的宅态,一动不动地坐在地上看着屏幕,监视着他的宇宙。

这个学校造在半山腰,满山遍野的都是蒲公英。这么美的环境,应该配以同样美好的校园生活,但其实不然,经常有少女失踪,学生之间谣言四起,人心惶惶。一个明媚的下午,我穿着校服走在山间小路上,思考着怎么去找到少年要的那个神秘物什,猛然间撞进一人怀里。怀抱是那么熟悉,我的手环了上去。

头顶传来一声轻笑,"你这妖好不老实,看在你未曾害人的份上,快放手"我不依,抱得更紧。那人叹了口气,稍一施力,我就离他三尺远了。可惜阳光晃眼,我看不清他的脸。我本能的就想跟着他走,想方设法粘着他。"让我去,我去引出那个罪犯!"我未等他答应,化出另一位少女,一起走进了森林。

那个化出的少女被做了诱饵,我将那四只林精捆在一起,带到森林外,那人已经不见了。一阵怅然,索性放了那四只林精。一路走到蒲公英田。一位老妇人在浇水施肥,我看她施肥的田隐隐泛着淡紫色的光,奇怪的同时,脑海里划过一个词用少女之血和吸血鬼之泪培育的花,其花瓣有长生功效。

原来就是它!可老妇人唤出无数藤枝,我一跃而起,腾入空中隐入云层,对下方的花田作好标记。正准备施法转移花田的空间,云的那头却有人打断了我的施法,是那少年来了。"还有一天花就会全部盛开,到那时再动手。"我白了他一眼,"我已经帮你找到了,任务完成!老妇人不好惹,要去你自己去。"

我在学校里找了间卫生室睡觉,迷迷糊糊间有人喊我,我到处找却找不到人。"在你后面!"我回头,一条大蛇张着大口,从天花板上倒吊下来,垂到地上又支起上身。我吓傻了。"本不想在你面前现身,若不是因为蜕皮期。"那蛇边说边游到床上盘了起来,蛇尾拍拍床的另一边,"睡。"不就是蛇嘛!

身边的蛇居然变得很热,蛇头隐约显出少年的脸。一会儿是人一会儿是蛇,一会儿冷一会儿热,还有一些晶屑大块脱落,蛇尾巴也不老实,拍打来拍打去的。我一只腿压上去,意料之中的压不住。无意识中,我现了原形,紧紧缠住了它。原来我是条白蛇啊。一白一黑缠在一起,累坏了,都老实了。

两只妖的原形交缠在一起,渐渐摩挲起来,冷的身躯也能感受到温暖,这让我想到了永远。它顺利的渡过了蜕皮期,变回了少年的样子,从少年变成了那个山上遇见的男子。他张开双臂,我紧紧地抱住了他。

我们去了一处山林,在那里有一间小木屋,有一处温泉,有一片花海。天地间似乎就只有我们俩,天地间似乎就只有一件事---缠绵,直到夕阳西下,直到皓月当空。我们手拉手坐在云端,他说:"摘一朵花就跑,不要回头,黄泉花园,回了头永远留下。""那你一定要跑在前面,我才没有回头的理由。"

黄泉花园,那些淡紫色的花全部盛开,周围有许多吸血鬼在巡逻,那白日的老妇人在花田的中心收割花朵。身边放出一波墨绿的箭光,直指那妇人,周围的吸血鬼一拥而上,"快,我撑不了多久!"我快速跑进花田,摘了一朵永生花,冲到他身边对着周围放了一个沉默术,拉着他的手就跑,我知道他受了伤。

移动中不能施放大型治愈术,我只能不停对他施放小型恢复术。我能听到他的呼吸在耳边,可我不能回头。身边的黑气要漫上来了,可出口不知在哪里,不能再拖了,不然他会死的。我现了原形,驼着他低空飞行,我不能停在这里,还有好多话要对他说,有好多问题要问他。我感觉他在轻抚我的头让我镇定。

他一摸我的头我就委屈的想哭。我多想回头看看他的神情,是温柔的,是无奈的,还是绝望的。可我不能回头,一回头我们都完了,我不能让他死。雾气终于透进了亮光,可我撑不住了,原形太耗法力,无奈化成了人身。他拉过我的手,领着我跑向出口。看见他在我的面前,我安心了。

出口就在前方,他拉着我的手臂,用力将我甩了出去。我坐在出口外面等他,手里拿着那朵永生花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梦醒的时候,我发现我自己抱着自己。
是不是梦里的所有男子都是同一个人。
在梦里的那个我,等到他了么?
那朵花到底有什么用呢?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回忆梦境,记录不及梦境万分之一。
新年的第一个梦,再拙略的文笔也要努力记之。
希望能有机缘,续此梦。




Secret

TrackBackURL
→http://pureazureyiyi.blog126.fc2blog.us/tb.php/29-f2645a0a